您现在的位置是:小圣资讯网 > 独家

我被校草给那个了的故事_被压在墙上顶弄_一天到

小圣资讯网2019-11-05 13:37 997 人围观
正文

难道这小子开窍了?发现这村子有问题了?


“嘿嘿,我发现村子东边的那排人家的女人普遍比其他地方的女人好看,带劲儿!你俩可以去看看,我就不去了,我发现我还是特别想昨晚那个女人,也不知咋回事,就是想。”孙海猥琐的跟我来挤兑眼。


“草,我还以为你小子发现啥了,就这个?”就在这时,我们这才发现,阿豪不知何时站在了我们后面。


“你小子悠着点,你看豪哥和张哥都被榨成啥样了?你也想被榨干?”我直言不讳的对他说道。


“切,你懂啥,不是我说话难听,豪哥和张哥年龄稍微大点,肯定不如我年轻精力旺盛啊!”


我看到孙海满脸的不以为然,直接对他放弃治疗了,看来想要弄清楚这村子到底怎么回事,还是要靠我自己。


这时候,我注意到,今天村子里的夜晚并没有往常安静了。


不仅如此,村子里的女人们有不少都在自己家院子里挪动那些大缸,也不知是干什么用的。


当时我并没有把大缸当回事,可现在我突然发现,事情有些大条了。


我拿着望远镜,看的还算清楚,她们把密封的大缸打开,并且拿出一些粉末状的东西扔了进去,之后又从新密封,小心翼翼的,生怕出现什么问题一般。


尤其是,她们每个人的做法都大致无二,我就感觉特别的奇怪,那大缸里到底装着什么呢?为什么还要密封,怕别人发现?


就在这时,孙海突然来到了我附近,对我说道:“你还说我们,你自己看的那么入迷,快来吃个烤羊腿,补充补充体力,毕竟咱们又要向着出发了!”


说着,孙海笑的很猥琐,我听着他的笑声,只感觉一阵恶心。


不过,我肚子确实饿了,毕竟从早上一直睡到现在,还是非常累的。


我收起望远镜,不再多想,拿起羊腿就是一顿啃,喝了几口啤酒,不知为何,却是有些想家了。


还没吃饱,孙海就告诉我们三个,说是先走一步,让我们自己慢慢吃,吃饱了好办事。


我看着孙海消失在我的视线内,不由有些担心他,随即微微一叹。


“对了,张哥,要不你今晚别去了,再休息一晚吧,看你都被榨成啥样了,这样下去,身体迟早会垮掉的啊!”我看了看面色依旧苍白无血色的张立昌。


听我这么说,张立昌很勉强的对我挤出一丝微笑:“我没事,身子骨硬着呢,今晚我必须要去,过了今晚,我再歇,到时候可得好好歇着了啊!”


不知为何,我总感觉张立昌说话的语气有些伤感和解脱,一时不知该怎么继续跟他说了,气氛也瞬间尴尬起来。


阿豪看到这一幕,脸色变化很快,对我沉吟道:“张诚老弟,张哥……”


“阿豪,不用多说,既然大家都来了,谁都逃不过。”张立昌打断了阿豪的话。


额?我是越听越懵逼了,不过很明显,这俩人肯定知道村子里的古怪,可就是不说。


阿豪刚刚应该是想跟我说,但张立昌又不让他说,这样子搞得的我很无奈。


“张哥,豪哥,咱们有啥说啥,这村子到底咋回事啊!”我忍不住问道。


“没啥,再过一两天,你就明白了!”阿豪摆了摆手,闭口不言了。


听到这话,我也不再多问了,我想他们肯定有难言之隐,不然也不会屡次欲言又止,看来还是要我自己去发现。


他们不愿意说也没事,反正我就不信这一村子女人还能把我怎么样?


只要她们不惹我,我也懒得管她们自己村子里的事。当然,后来我才知道,我的这个想法真的很可笑!


不一会儿,张立昌和阿豪就要去村子了,我打算跟他一起。


可当我刚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时,张立昌突然道:“张诚你……你别……唉,罢了多说无益。”


张立昌再一次对我欲言又止了,可他终归还是什么都没说出,随即重重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跟随阿豪一起走去了村子。


好不容易他愿意自己开口了,我很想追问可我张开嘴,看到他那落寞的身影和他转身回头那带着恐惧和无助的眼神时,我硬是一个字都没问出来。


也因此,我觉得我很有必要多多关注张立昌了,突然想起阿豪喝酒时跟我说过,张立昌去找的女人叫做王敏。


而这个王敏,看来我也需要多多留意,我可不想被村子里的女人们卖了还在数钱!


不一会儿,我走进了女人村,我决定还是去宁琦那里,因为她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一个晚上,我还意犹未尽!


而且我就是对她印象好,感觉她哪都不错,总之,就是要见她。


很快,我走到了她小院门口,这次挂着一条七彩的丝巾随风摆动,可丝巾被挂的死死的,给我一种向往自由却又被束缚的感觉。


看到这个情况,我心中早已有了猜测,很显然,她把丝巾当成了她自己,向往自由,随风摆动,却被死死束缚了!


我淡淡一笑,不再多想,费了好大力气这才终于把丝巾摘了下来,推开院门走了进来。


院子还是那样,很干净,因为院里盆栽很多,所以空气很清新,而之前的木板狗洞却是没了。


而她好似也在等待我一样,坐在门口,双手托腮,看向我的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喜色。


我快步走到她身前,笑了出来,打趣道:“等累了吧,还不快服侍你相公我宽衣就寝?”


“切!”宁琦听到我这么说,有些不以为然,不过她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事儿,眼眶湿润,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竟然哭了!


看到宁琦一言不合就开哭,我心里这才叫不知如何好啊!


可当我仔细一看,我发现她的脖颈竟然有淤青,随即下意识本能的抱住了她,温柔的问道:“告诉我,你的脖子淤青是怎么回事。


“不小心碰到了。”宁琦连忙擦了擦眼泪,对我挤出一个微笑。


“呵呵?不小心碰的?你以为我会信吗?这他娘明明是被人给用东西砸出来的!”


“你告诉我,是谁欺负的你,我要让那个人付出代价!从昨晚开始你宁琦就是我的女人了,我看谁敢欺负你!”


不是我开玩笑,要是其他女人,我连问都不会问,可宁琦不一样,她的第一次就那样给了我,而且她又是如此一个柔情似水的女子,我怎么能忍心看她受欺负呢?


而且我说了她是我的女人,我既然是个男人,那就要承担本该承担的责任,当然,这不是我一厢情愿,主要还是看宁琦反应。


宁琦听到我要为她挺身而出,竟主动亲了我一口,大眼睛眨巴眨巴的跟我对视,使劲儿摇了摇头。


随后她对我说道:“你别管了,这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没关系的,你来这不就是为了跟我睡吗?我去拿酒,喝了咱们就开始好了。”


看到她这样,我这叫一个心疼啊:“行了,你也别倒酒了,我今晚找你就是说会儿话就行。”


听到我的话,她好像又要哭了,对我大声说了八个字:“你要不做,请你离开!”


“我让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道。


“你别管了可以吗?求你了,我真的不能说,真的不能说,不然你会死的。”宁琦说着,脸色很难看。


“我会死?别逗了,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严重吗?”


我听到宁琦的话,也是一愣,后背有些发凉,看她的样子绝不是开玩笑,我大脑都有些短路,看来我还是把我自己的处境想的太好了。


宁琦看到我有些失态的样子,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不过她很快就柔声细语的告诉我,她去拿酒让我先喝了,别想太多。


我看着她的背影,她迈着很别扭的步子,不由感叹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这个村子到底有什么地方能让她怕成这样?


很快,她拿来了酒,自己先喝了一杯,然后给我倒好一杯,递给了我。


我还沉浸在刚才我俩的谈话之中,木讷的接过酒,并没有喝下去。


她见我不喝,急的一时不知道咋办,索性又从我手中夺过酒杯,一口喝了,猛地扑进的我怀里,嘴对嘴,把她嘴里的酒喂给了我。


宁琦的这个举动是让我措手不及的,也是让我心跳加速的,这特么完全是逼我犯罪。


我看着她那张美的让我窒息的脸近在咫尺,哪里还能把持的住?不再多想,翻身就把她按在了桌子上。


关于过程我不想多说。


凌晨四点,我迷迷糊糊的被宁琦给推醒,她手上拿着一个跟昨天一模一样的玻璃瓶子,里面装着红色液体。


我看她攥着瓶子的手有些发颤,她那诱人的小嘴巴也是一开一合,想对我说些什么,可就是说不出来。


她就这么傻呆呆的看着我。


我一开始也是静静的看着她,后来洒脱一笑,把她手里的玻璃瓶子一把夺了过来,打开密封的瓶盖,张口就喝。


“不!”


“诚哥,你不能喝,喝了不好,别!你!呜呜!”


宁琦哭了。


她想要阻止我,可我看到她哭,心里一扎,又一狠!


哪里能让她得逞,我反手就把她给按在了床上,一边欣赏着她那极棒的身材,一边咕噜咕噜的把红色液体喝了个精光。


还真是跟孙海说的一样,这红色液体非常好喝,我都喝完了,却是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就好像野人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等我喝完,把玻璃瓶子随手扔进垃圾桶,也就松开了被我按住的宁琦。


宁琦刚被松开,就猛地扑进了我的怀里哭,她哽咽的声音让我好似被万箭穿心。


看到她如此这般,我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对她柔声道:“没事的,我早就知道这玩意儿有问题,跟我一起来的兄弟跟我说了,虽然我不知道喝了它对我有什么不好的,但我觉得确实挺好喝的,总比让你为难好,乖,别哭了。”


宁琦听到我的话,气的紧咬着嘴唇,使劲儿给了我一粉拳,然后对我说道:“你真傻,明知道这红液有问题,你还喝!”


“有问题就有问题呗,俗话说的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所以,就算这是毒药,我也是自找的,行了,快亲我一口。”我思绪万千,递给了宁琦一个复杂的微笑。


宁琦见我这样哭的更厉害了,好一会儿才止住了,擦了擦眼泪对我说道:“昨晚我故意摔碎了玻璃瓶子,这才导致我脖子处被捏出淤青。”


原来如此!


我正想问她脖子淤青怎么回事呢,随即对她问道:“谁打的你?你不是圣女吗?难道村子里还有人敢打你?”


“诚哥,抱歉,我真的不能告诉你。请你相信我,该说的我会说的,因为我知道你真心对我好。”


“我真心对你好?你想多了,我不过是为了跟你做你别犯傻了,我跟其他男人又有什么区别,好似野兽,下半身思考,呵呵。”我自嘲一笑。


“不,不是,你就是对我好,我能感觉到,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连累了你,呜呜!”宁琦说着说着,又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一看她又哭了起来,是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我总感觉她就像水做一般,老是哭。


看她哭,我于心不忍,这又把她抱紧了一些,对她安慰道:“别哭了,你是个好女孩儿,在我眼里,你比太多女人,太多太多肤浅的女人要好的多。我知道我喝的红色液体有问题,但我不怪你,相反,我庆幸老天给我机会,遇到了你。”


宁琦听到我的话,这才不哭了。


我也是跟她聊了起来,说一些我自己的屌丝事情,又跟她说了说现实中的我是有多无能,也说了一些生活趣事。


就这样,我俩相谈甚欢,临走时,我都有些舍不得了,毕竟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是一个贴心的倾听者。


走在女人村到我居住小院的路上,我抽了自己一巴掌,更在心里暗骂自己傻逼,之前张立昌迷迷糊糊就说过,红色液体不能喝,会上瘾,上瘾就完了。


再加上宁琦的表现,足以证明这红色液体的恐怖,反正喝了它,我绝对会出事儿。


但是,更让我无奈的是宁琦这个傻姑娘,我对她产生了一种异样,无法言喻的情愫,或许,这是命。


很快,我回到了小院子里,孙海和阿豪俩人都回来了,张立昌却没回来。


孙海见我回来,眉头一挑,对我问道:“又去咱们村花圣女家了吧?看你这一脸的满足样。”


“你管我啊,我愿意,你以为谁都像你?”


“说说吧,你又是去了那个新人家?”我好奇一问。


“新人家?狗屁!”孙海有些恼火的低吼出声,跟着对我说道:“我也是去了昨晚那个姑娘家,没办法,我不知道为啥,她的一切都好似梦魇一样缠着我,我潜意识就非要找她不可,不找她的话,我就感觉我要死。”


“尼玛?这么邪乎!你不会是爱上人家了吧?”我打趣道。


“是你傻还是我傻?我孙海啥人你张诚不清楚?我从来不把女人的感情当回事,更别说丢脸的去吃回头草了。”孙海撇了撇嘴。


我看着他苦逼的样子,他说的确实没毛病,他换女人比换衣服都快,想让他对哪个女人上心,那可真不容易。


“那你小子到底咋回事啊?!”


“你问我?我自己都不知道,人总会变,可能我也是想要专一了吧。”孙海说道。


“你滚犊子,我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会相信你孙海会专一。”我笑骂道。


“你俩都在啊,跟你俩说个事,张哥离开了,留下了一个手套,上面写着字,说是让咱们玩的开心。”


这时候,阿豪拿着一只手套走了过来,对我和孙海笑道。


我赶忙接过手套看了看,上面写着:

上一篇:老公要我学情色片女主角|院长不带套与护士护士

下一篇:艳遇短篇500小说合集,人妇饥渴难耐/恋你千娇百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