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小圣资讯网 > 攻略

男女同学揉胸摸下面\\把妻子借给朋友泻火\\月火

小圣资讯网2019-11-06 11:07 700 人围观
正文

他火热坚硬的巨大,抵在她花瓣的中央,慢慢的一寸一寸的挤进温暖湿润的紧窒花穴里面,感到熟悉的温暖充实的感觉把她渐渐撑开来,让她娇喘一声,纤美脚趾都忍不住勾起来。

他前後抽插著,深入浅出,滚烫的目光盯著她红豔花瓣一下一下吞吐著自己的火热,她花穴难以言喻的销魂蚀骨快要把他整个人都融化了,他发出强烈的喘息,销魂的快感淹没身体的同时心中竟然还有不够的感觉。他双眼暗沈,不够……还不够……还要继续……每一下的撞击都比上一次更深入,但是还不够,要更深,要到更深的地方,想要更多。要在她最深处射出他滚烫的种子,要让她……

每一次深深的插入,每一次都让两人汗湿的肌肤都完全紧紧贴在一起,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完全的撑开,他满满的充实著她。他倾身上前轻舔著她的唇,把她的腿更向前抬起这种姿势让他更深入,全身都贴紧了,前所未有的深入让她不由自主地收紧,每一次深入,花穴都不断的吸吮著他,包紧著他,让他再次狠狠地更深深地进入,漩涡一样的狂潮向两人席卷而来……

“凡儿……凡儿……”在绝顶之时,他仿佛叹息一般的唤著她的名,咬著她发红的耳珠,轻声在她耳边说道:“你要等我……”

男女同学揉胸摸下面\\把妻子借给朋友泻火\\月火焚心(超级——你懂的)

她全身发红,泪眼迷蒙,灵魂都仿佛被那汹涌的波涛蚕食殆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下一章,开始正文了……

男女同学揉胸摸下面\\把妻子借给朋友泻火\\月火焚心(超级——你懂的)

真的是正文……

19

师父不见了。

寻遍了整个雾峰山,都没有找到师父,林凡第一次感受到心乱如麻是一种什麽样的感觉。

师父自十年前接任宗主以来,一步都没有离开过雾峰山,但是这次为何一声不响的就离开了呢?从小就在他身边长大,师父去哪里而不带著她不让她知道,这完全是第一次。隐隐约约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在慢慢啃咬著她的心,让她感觉整个人都仿佛从里到外被掏空了。发疯一样的找了三天三夜,终於知道师父已经不在雾峰山,她终於体力不支的回到云水阁,心里不断地在想,他到底去了哪里?

“三师弟,师父离开肯定有他的理由,或许只是不便与我们说罢了。”大师兄楚毓得到消息,立刻来到云水阁外察看。“我们是否要去找风师叔商量一下。”

她点头说是,长长叹口气,说道:“那麽二师兄和四师弟……”

楚毓皱眉道:“关系重大,他们应该要知道。只是……此事牵涉玄门宗安危,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此时二师弟已经离开去了京师。”

男女同学揉胸摸下面\\把妻子借给朋友泻火\\月火焚心(超级——你懂的)

此时师父失踪,玄门宗只有依靠玄门宗师叔辈,林霄的师弟,人称清风剑的风大同大侠。但风大同虽然是林霄的师弟,年纪却比林霄要大,在玄门宗也是极有声望,仅次於宗主林霄。楚毓虽然无法继承玄门宗,但仍旧是玄门宗的首座弟子,宗主不在,宗内事务理所应当应该交给他们处理。

“这麽说,宗主师兄他三日之前的早晨就已经不在雾峰山了?”大堂内,风大同皱眉说道:“刚好是净明宫主拜访的第二天?”

“正是。”林凡应道。她身侧垂手而立的还有大师兄楚毓。

“那师侄你是如何发现宗主师兄失踪了?”

“这……”林凡脸上一热,还好现在戴著面具。她总不能说是早上醒来在榻上没看到师父就知道不见了,只有含糊说道:“晚辈早上开始便四处不见师父,所以才……”说这话的时候没注意到楚毓向她看了一眼。

“师兄在失踪之前,有否留下什麽特别的话?”风大同问道

“……晚辈记不起来了。”林凡脸上烧得更厉害了,想起了当晚师父说的“你要等我”,但是……这怎麽好说的出口?

楚毓这时上前一步说道:“师叔,师父的去向,晚辈想净明宫叶宫主可能会知道。”

“我亦是这麽想的,”风大同说道,“但宗主师兄悄声无息的离开……或许此中原因并不想让我等知道,或许与近来魔教肆虐有关。我等应压下宗主出走的消息,静观其变。”

“只是期间师父不在山中,”楚毓抬头说道:“现在还需有人主持大局,风师叔才有这个资历……”

“毓儿你是首座弟子。这自然是你的事情,”风大同摆摆手道。“若我出来主持,门下众弟子肯定能看出宗主出事了,但你就不一样了,你是最适合的人选。”

楚毓还要低头推辞,风大同说道:“我准备明日就上净明宫去探听消息,也不会在宗内的,毓儿你就不要推辞了,只是这期间你或许没那麽多机会回家了。”

楚毓低头拱手说道:“那晚辈就尽力而为了。在师叔、师父回来之前,晚辈自当力保雾峰山安宁。”

风大同大声道:“好,如此一来才是我玄门宗的首座弟子。好好看著,千万不能走漏风声,要记得宗主还稳稳坐镇雾峰山。”转身就大步出了大堂。

空荡荡的大堂之中,只余下两人,楚毓向林凡问道:“师弟你呢?你想要下山打探消息,还是继续留在山上?”

她想下山!想要下山去找他!只是……他说得要她等,是要在雾峰山等吗?她毫无头绪,心神不定。

“我留下。”她终於还是决定留下来等师父回来。无论怎麽说,她还是习惯性的选择听从他的话。

她弯腰向楚毓行了一礼:“那麽宗中的事务,就拜托大师兄了。”

他上前一步,伸手扶起她的双臂,说道:“师弟千万别这样,此关及玄门宗的存亡大事,这是我等师兄弟应该做的。”

上一篇:口诉姐妹同床换夫—+啊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独

下一篇:无私母爱润心田——记吉安市道德模范之孝老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