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小圣资讯网 > 社区

小说:大嫂住我家给侄子陪读,还让我掏学费,我想

小圣资讯网2019-11-08 12:59 766 人围观
正文

作者:矫情小白菜


1


周五晚上,秦晓兰与老公陶放的烛光晚餐,被大伯哥的一通报喜电话给打乱了节奏,以至对着刚刚煎好的牛排食欲全无。


侄子考上大学是好事,可大伯哥两口子直白甚至下令式地要求来他们家住下陪读,这就不算好事了。


虽然大伯哥的理由很充足,离孩子学校近,你嫂子勤快,以后家里家务全包了,你们就相等于请了保姆,还没保姆费等等。就住四年,孩子毕业了就搬走。


陶放兄弟三个,大哥四十三岁,在家务农;二哥三十八岁,开个了养狗厂,跟大哥一家因为琐事断绝了来往;老公陶放是婆婆意外怀孕生下的,今年还不到三十,在贝城大学毕业后留下打拼。


五年前,由于双方家里条件都不好,两人选择裸婚,好在经过自己的奋斗,今年才刚买了这个二手小两居,每天背着房贷挤地铁,赶公交,为了多挣点钱,连孩子都不敢生。


现在买房了,大伯哥一家显然把他们当成了在贝城的“陶家办事处”,有事没事总要过来住几天,彰显自己老大的身份。


据不完全统计,买房后共计七个月中,大伯哥一家就来了三次。


第一次来时,大伯哥美其名曰暖房,说要给他们两百暖房钱。


考虑到婚后跟他们联系少,又是老公的亲兄弟,秦晓兰很是上心,又是打扫房间,想到自己要上班,又备了充足的肉、鱼、虾、菜、米,甚至连他们儿子的复习资料都给准备好了,目的就有一个:时代虽然在进步,可离着四五百公里还惦记给他们暖房,亲情不能断,自己亦不能不周到。


他们来之后,更是再三告诉他们,不要把自己当外人,就当自己家一样。


可结果让她明白,这话说得多余了。


2


进门没多久,他们就当成了自己家。


大嫂冲她翻翻眼皮,吃着瓜子,而后半躺在沙发上将脚搭在茶几上,伴随着四层下巴的绽放,一身肥肉就这么摊满了三人座的沙发,“晓兰,给我榨杯果汁吧。你家楼真高,这以后爬上爬下多累,你怎么不买带电梯的啊?”


她儿子则抱着客厅里老公喜欢的汽车模型左右翻看,用手抠抠车灯,掰掰车门,嘴里自言自语:“太真了,我拆开看看里面是不是也跟真车一样。”说着就四处翻抽屉找螺丝刀。


老公陶放则在一旁面露心疼,但还不能说,行动还背叛了内心先一步将螺丝刀递在他手中。


那孩子十八了啊,长得五大三粗的,为什么连这点礼数都不知道?


秦晓兰边摇头边给大嫂榨果汁,刚刚榨好还没端过去,就听到客厅里大伯哥一阵咳嗽,紧接着“咔”的一声,又一声“啪”的脆响,是痰落地的声音。


她忙端着果汁出来,发现大伯哥把痰吐到了门后面的鞋架角落里,不觉皱眉,放下果汁又拿起垃圾桶和纸擦了起来。


老公看着她的举动,知道晓兰很是郁闷,便赔着笑转向大伯哥说:“哥,以后吐到马桶里或者垃圾桶里,好收拾。”


“穷讲究!你在咱家时不也随地吐痰吗?我还是挑了个角落,又看不到。”


大伯哥脖子一梗,甚是不服。


“别擦了,晓兰,给我们准备吃什么饭啊?是不是带我们去东来顺,听说很好吃的。”


一杯果汁喝完,大嫂肚子里传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手拿着摇控器换着台扯着嗓子喊。


“哦,嫂子,那个离我们家太远了,坐地铁都要近两个多小时呢,来不及了。咱们就去小区旁边的饭店吃吧。”


只听这话秦晓兰就感觉肉疼,东来顺,她和老公还从来没吃过,离得远不说还死贵,两人偶尔嘴馋了都是在家里买来自己涮,能动手的绝不出去吃,就为了省钱。


且旁边那家饭店消费也是中高档,人家第一次来总不能凑合。


3


不过,大伯哥一家并不这么想,在他们眼里,秦晓兰和陶放是行走的取款机,有的是钱,不然能买下这么好的房子?


所以点菜时也是哪个贵点哪个,388元一份的龙虾要了三份,被大嫂直接放在了老公、儿子和自己面前,排骨煲、跳跳蛙、牛肉等,一顿饭下来花了一千五百多,大嫂还嚷着不好吃,“不是一分钱一分货吗?这么贵的菜味道怎么这么难吃?”


秦晓兰没说话,难吃还吃得如此干干净净,三人满嘴流油,饱嗝连连,前面的虾壳、螃蟹壳都堆成了小山?


而在吃饭的两个小时内,大嫂也一直在做两件事:一是吃菜,并不断点菜加菜;二是喷着口水大说特说老二夫妻俩如何欺负他们,房子空着都不让他们住,地租给别人也不给自己种,外加老二媳妇天天整得花里胡哨,就知道买名牌,穿金戴银,却不肯给他们儿子一分钱生活费等等。


完了就对着秦晓兰一顿夸:“看你多好,把我们安排得明明白白的,还懂事。”


但是,她接下来做的事却让秦晓兰哭笑不得,恨不得变成二嫂那样“不懂事”。


晚上回到家,秦晓兰就开始忙活给他们准备床单被罩,完了抱出来跟大嫂说道:


“嫂子,我本来网购了一个折叠床,没想到货还没到。今天我们去楼下的快捷酒店住一晚吧,房间都订好了,怕你不习惯我特意准备了两套干净的被罩床单,咱们下去吧,我帮您换上。”


“嗨,花那钱干啥?在家里将就两晚行了,我们也没时间住这么久,这不就是来给你们暖房嘛。哪儿能出去住?”


说着说着,大嫂在两个卧室来回走了几趟后叉腰拧眉开始下令:“也是,你们这房子太小了,怎么不弄个三居?这样吧,我和晓兰睡次卧,宁宁你跟爸爸睡主卧,陶放在沙发上睡吧。”


卧室让两个大男人住?还是外人?那是何等私密的空间?


4


正当秦晓兰与老公对视一眼准备否绝时,大嫂突然改变了主意,“要不去酒店吧。这样,你们都不用下去,我自己先过去看看,不就是旁边的酒店吗?刚才吃饭时看到了。”


“那哪儿行啊,嫂子,我跟你一起下去吧。”


“不用~”


大嫂说着抢过她手中的房卡就出去了,关门时将她一把推回来,而后只有“咚咚”下楼的脚步声。


“嫂子……”


犹豫片刻后,秦晓兰不放心,还是追着她下了楼。


秦晓兰从没想到,看起来胖胖的大嫂行动倒非常灵活,仅上下相差不到五分钟,她就一溜烟跑出了小区。


“嫂子,你,你退了?”


等到秦晓兰赶到酒店时,她已经边数着钱边从酒店里出来了,看到秦晓兰立即把钱扬起来,几张人民币还特意用手捏了又捏,几乎要贴到胸口上,笑眯眯地说:


“退啦,要不是我跟她吵了几句还不给退。好几百呢,住一晚多贵啊,都够给宁宁买双品牌鞋了。呃,这钱给你吧?”


如果真是要把钱给自己,至少是把手中的钱伸到自己面前,而不是这种姿势。


“不,不用了,给宁宁买运动鞋吧。”


“看看,还是你懂事。走吧,回去睡觉吧,我都困了。”


大嫂果断将钱塞进裤子口袋里,下意识地拍了两下,长长地打了个哈欠。


自然地,在家睡觉的安排也是大嫂说好的,容不得她反驳,回去后没多久父子俩就钻进卧室关上了门。而她则被大嫂拉到了次卧。


整整一晚,秦晓兰都没踏实睡一会儿,不是被她磨牙吵得睡不着就是被她翻身挤下床,老公还好,虽然在沙发上,可是好歹睡得还行。


揉着酸疼的眼睛,秦晓兰迷迷糊糊地洗漱,完了抓起外套和包包就要赶去公司,想着在同事没到前先眯几分钟。


可还没出门,大嫂就打着哈欠叫住了她:“晓兰,你这就上班了?不给我们做好早饭?”


5


“嫂子,让陶放做吧,我公司离得远,不然迟到了。”


她怔住了,而后忙望向正在沙发上叠被子的陶放,话没说完就快速离开。


直到上了地铁,秦晓兰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想着这一天终于能轻松些,毕竟从昨天下午四点多他们过来,大嫂丝毫不给她喘气的时间。


然而,她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上一篇:#吃在中国# #日常# #面包控#

下一篇:《无主之地3》将加入全新四人合作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