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小圣资讯网 > 社区

他不惜倾家荡产也要守护国宝!张伯驹变卖的“

小圣资讯网2019-11-11 10:47 907 人围观
正文

张伯驹,号丛碧,别号游春主人,他的这两个号都因其收藏的两幅字画而起,而这两幅字画都与弓弦胡同1号有关。


上世纪30年代张伯驹摄于丛碧山房寓所。


弓弦胡同1号曾被称为“丛碧山房”

1927年,张伯驹无意中来到琉璃厂,在一家古玩店,他看到了一件用柳法书写的横幅——“丛碧山房”。张伯驹具有很深的书法造诣,见到这件疏朗大气的作品,一见倾心。经过仔细查看,他发现这件书法作品竟然是清朝康熙皇帝的御笔,惊喜之后,他决定买下此字。


回到家中,张伯驹对康熙帝的御笔越看越爱,更喜“丛碧”二字。他在自己编写的《丛碧书画录》中记录了当时的心情,“任邱博学鸿词庞塏号丛碧。此或赐庞氏者。为予收蓄书画之第一件。而予所居,好植蕉竹花木,因自以为号。”原来张伯驹以“丛碧”为字,源渊如此。


张伯驹亦将自己的居所弓弦胡同1号命名为“丛碧山房”。在上世纪30年代张伯驹于居所“丛碧山房”所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当时张伯驹正是风华正茂,站在花团锦簇的书斋前,翩翩公子的儒雅气质令人折服。


为买《游春图》忍痛将宅院变卖

在张伯驹收藏的书画中,隋代画家展子虔所绘的《游春图》是其中的极品,堪称国宝。为了这幅《游春图》,张伯驹变卖了自己位于弓弦胡同1号的住宅。


弓弦胡同1号占地15亩,原为晚清大太监李莲英的宅院。李莲英得宠于慈禧太后,是晚清时期数一数二的人物,他虽为太监,但却在清末权重一时。在李莲英的众多宅院中,弓弦胡同1号最为豪华奢侈。这所宅院模仿颐和园排云殿规模建造,整座宅院精巧中不失大气。宅院建成后,据说慈禧太后还曾亲来此地,并对宅院大加称赞,因此这座宅院成为京城名宅。


末代皇帝溥仪被赶出皇宫时,曾经携带了一大批皇宫所藏的历代书画精品。他到伪满洲国当皇帝时,亦将这些书画中的极品带到了东北。1945年日本投降后,溥仪被俘,混乱中他所携带的大批字画散失民间,引起收藏界的极度关注。北京古董商马霁川等人最早奔赴东北,收购到不少溥仪遗落的精品字画,其中就有这幅《游春图》。


张伯驹得到消息后,异常着急,他怕这件重要国宝被卖到国外,赶忙拜见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想请故宫博物院收藏此画。但马衡表示,故宫连日常维护的经费尚且不足,实在没有能力收购。无奈之下,张伯驹决定自己解决此事。张伯驹与马霁川等人接洽,起初他们索价800两黄金,张伯驹不久前刚用110两黄金收藏了范仲淹的《道服赞》,他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黄金。经过中间人马保山不断斡旋,马霁川等人最终同意以220两黄金的价格让给张伯驹(关于《游春图》的价格有多种说法,一说为220两黄金,一说为240两黄金,一说为170两黄金)。但是即使是220两黄金,张伯驹也拿不出来。张伯驹说:“时余屡收宋元巨迹,手头拮据,因售出所居房产付款,将卷收归。”最终张伯驹决定将自己最好的弓弦胡同的宅院卖掉,以筹得画款。


弓弦胡同1号是张伯驹最喜爱的宅院,这里雕梁画栋,亭台楼阁,游廊婉转,果树葱郁,花草繁茂。听闻张伯驹为收藏《游春图》要卖掉这所宅院,很多人都为他不遗余力抢救国宝的精神所感动。辅仁大学校长陈垣知道此事后,决定以2.1万美元买下此宅。最终张伯驹如愿以偿,购得《游春图》。


弓弦胡同今何在

关于弓弦胡同的具体位置,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说弓弦胡同位于北京东城区的中国美术馆附近,而张伯驹女婿楼宇栋在其为张伯驹所著的传记中介绍,弓弦胡同在西四附近。地图显示,在西四附近找不到弓弦胡同的踪影,而在美术馆西侧可以查找到。但很快有新的资料证明,历史上所说的弓弦胡同其实是在西四。


一本关于北京地名志的书籍中,有这样的记录:“大柺棒胡同南北走向,北起大红罗厂街,南至西四东大街,中与警尔胡同、小柺棒胡同、大糖房胡同相交。清初称柺棒胡同,因形似柺棒而名。清末,将大小柺棒合并统称大柺棒胡同,并将西侧的西柺棒胡同改称小柺棒胡同,沿用至今。1965年,将弓弦胡同并入。”原来弓弦胡同在1965年就已经并入到大柺棒胡同了,难怪地图上没有。民国老地图中显示,大柺棒胡同旁边正是弓弦胡同。在地图上,弓弦胡同在大柺棒胡同的东侧,东西走向。


现在从大红罗厂街西口往东走不远,就可以看到在南侧有大柺棒胡同醒目的标志,顺着标志很容易找到大柺棒胡同。据大柺棒胡同老居民介绍,1964年左右弓弦胡同还没有并入大柺棒胡同。弓弦胡同不长,也不宽,胡同中只有1号和2号两个宅院。那时的1号院特别大,东边是花园,西边是庭院。院子里有假山、游廊,还有亭子,非常漂亮。住在这里的人们都知道这座宅院是张伯驹故宅,他们称它为“张家花园”。解放后弓弦胡同1号院成为北京图书馆的宿舍,上世纪70年代中期,1号院被拆除,盖起了楼房。


承泽园的匆匆“过客”

承泽园位于北京西苑旁边,南临畅春园,东接蔚秀园,为圆明园附属园林之一。1945年抗战胜利后,张伯驹回到北京后,并没有住进弓弦胡同的宅院,而是搬到了承泽园居住。


承泽园始建于雍正三年(1725年),园子建好后,赐予果亲王允礼。道光年间,道光皇帝把京西的园林进行了重新分赐。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他把承泽园赐给了他最喜爱的女儿寿恩固伦公主。寿恩固伦公主是道光皇帝的第六女,所以当时的承泽园又俗称六公主园。寿恩固伦公主于咸丰九年(1859年)去世,按照清朝惯例,承泽园收归内务府。光绪二十年(1894年),承泽园又赐给了庆亲王奕劻。


有人说奕劻去世以后,承泽园为“民国四公子”之一的张伯驹购得;亦有人说承泽园系盐业银行北平分行岳干斋赠送给张伯驹的。张伯驹在收藏《游春图》后难掩喜爱之情,他将居住的承泽园改称为“展春园”,以表达自己对《游春图》的喜爱。1953年,张伯驹将承泽园卖给北京大学,承泽园成为北京大学校园的一部分。现在承泽园作为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学研究中心教学科研和办公场所。


最后居所——后海南沿26号

什刹海后海南岸,掩映在一丛绿树背后,是一扇红漆大门。在这扇大门之内就是新挂牌的“张伯驹潘素故居纪念馆”。这里是张伯驹最后的居所。张伯驹搬离了承泽园后,买下了后海南沿这座小院。


正是居住在这座小院期间,张伯驹和夫人潘素将他们收藏的书画珍品《游春图》、《平复帖》等捐献给故宫博物院。张伯驹生于富贵之家,当人们看到他为购买书画珍品一掷千金的豪爽,以为他是挥金如土的公子哥儿,殊不知他生活十分简朴。他不吸烟,不喝酒,不赌博,也从不西装革履,长年一袭长衫,饮食非常随便,一个大葱炒鸡蛋,就认为是“上好的菜肴”。生活如此简朴的张伯驹,以一己之力,散尽万贯家财,挽救我国大量书画珍品避免其流往海外,令人钦佩。


张伯驹唯一留给子女的就是后海南沿的小院,现在张伯驹的女儿将小院作为张伯驹潘素故居纪念馆向公众开放。


上一篇:新乡故事:砘子,年轻人没见过的农具

下一篇:吴洪甫赵庆祥获省道德模范称号 4人获省道德模范